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社区驿站·爱暖春天—我是你的眼,用爱感触春天

文章来源:民政局职工骗亲友300万单位派专人接待讨债者    发布时间:06-20 04:53  【字号:      】

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有“香港文坛教父”之称的刘以鬯年轻时在上海与柯灵、徐訏等交往颇多。

  刘以鬯口述

  【编者按】

  我以前住在大西路(今延安西路)爱丁堡路(今江苏路)那里,就是愚园路和大西路之间。我那个时候在上海办了一个出版社,这个出版社就办在自己家里。10多年前回上海也看了下老家,我家以前住的地方现在变成学校了。  【编者按】

  刘以鬯口述

  我离开大陆到香港后带的钱并不多,以为顶多在香港住几个星期。但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打仗一路打到南方,我就在香港回不去了。最后,我当时拿的钱都用光了,身上只有一支笔和几张白纸,然后就写稿,生活就这么过下去了。那个时候香港的稿费是,1000字三四块港币。当时香港买一碗馄饨面都要三四毛。写2000字一篇的稿子,每天吃馄饨面也能过。所以,我就靠一支笔在香港活下来了。记者 石剑峰 整理

  我跟柯灵关系很密切。我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开始投稿,那个时候柯灵已经在编杂志副刊,我投稿给他。那个时候,柯灵最欣赏我。那个时候我住胶州路196号,有一次他为了把稿费给我,特地跑到我家里来看我。我真是兴奋不得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们一起到静安寺喝咖啡。说起张爱玲,我经常去《西风》杂志投稿,好几次从门口看到一个女人,那人就是张爱玲。张爱玲在那个时候是给日本杂志写稿子呢,这个大家都不知道。

  有“香港文坛教父”之称的刘以鬯年轻时在上海与柯灵、徐訏等交往颇多。

  我当时出版最多的是徐訏(的作品)。很多人叫他“徐于”,所以他干脆把偏旁也拿掉了写“徐于”,这样一来我很难办。我出版的小说都写“訏”,到最后人家还以为我弄错。那个时候他的书都是我出版的。我到香港后,我原计划把徐訏的书向海外出版,但我来到香港后发现很多事情和我想的不一样。

  我离开大陆到香港后带的钱并不多,以为顶多在香港住几个星期。但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打仗一路打到南方,我就在香港回不去了。最后,我当时拿的钱都用光了,身上只有一支笔和几张白纸,然后就写稿,生活就这么过下去了。那个时候香港的稿费是,1000字三四块港币。当时香港买一碗馄饨面都要三四毛。写2000字一篇的稿子,每天吃馄饨面也能过。所以,我就靠一支笔在香港活下来了。记者 石剑峰 整理

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常德市武陵春曲艺社成员再聚首共叙常德丝弦情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