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aai99.com ⇢ id656.com ⇢ aa466.com ⇢ jj895.com 以便下次观看
您的位置:首页  »  近亲乱伦  »  和姐姐的幾年淫亂關系

我和我姐姐有性关系5、6年,直到姐姐谈了男朋友。

这天晚上不是很热,大概才8点多,姐姐和我都还不想睡着,姐姐转过身来对我说:弟弟,今天的夏日情未了那部片子最后关之琳怎么会郭富城家睡了的阿?

我那时候才突然想起播那段情节的时候姐姐刚刚去洗澡。我就告诉她:是这样啦,郭富城关之琳隔着汗衫揉弄奶子,摸了一会儿,关之琳觉得酥酥痒痒的,混身无力,又相当舒畅,不觉发出了低声的呻吟。郭富城的动作就这样我的手同时缓缓地放到她右边的乳房上,接触的一刹那,我的手颤抖,姊姊的身体,却抖的更大。我们,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神。我下定决心似地睁开双眼,并开始搓揉姊姊的右乳,姊姊则抖了一下,随即动也不动地闭上双眼,似乎是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一切。姐姐没有推开我的手,也就是她默许了。

我心中狂喜,大手盖在姐姐的乳球上,隔着睡衣轻轻揉弄起来。姐姐的高耸的奶子又柔软、又有弹性。我继续说:然后呢,郭富城再把手伸到关之琳的裙子里,就这样摸…………我伸手摸往姊姊的臀部,温热同样地令姊姊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可是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在忍着。于是,越加确定今天将与处男说再见后,我深入了姊姊美丽双腿间的私人花园。我的手一下子就碰到了姐姐的阴部,虽然我有点紧张,可是我也不怕了,干脆就放心的摸起了姐姐的阴唇。

我的手这次因为经过姐姐的同意,摸起来顺手的很,我这次把一个手指斜斜的扣进了她的阴唇,“啊!”这次姊姊终于没忍住,娇喘一声,身体弓起,双手抓住我握住她私处的左手,双腿夹紧!扣了一会,姐姐的下面不知道怎么了就湿润了起来,滑涂涂的。摸起来舒服极了!

其实夏日情未了的剧情到此就结束了。但我却不想停下来,只有编情节才能继续下去了,要怎么编呢?我想起了几天前A片得镜头。这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袋,我要象A片的男主角一样要将鸡巴插进去,肏姐姐的屄!于是我把A片的剧情编入夏日情未了里,说:然后呢,郭富城就脱下裤子,分开了关之琳双腿,把他的鸡巴,插进关之琳的小屄里,来回进出抽送。于是我把她的脚分开分别擡到我腿上。我的阴茎就自然的碰到了她的阴户,她的身体也震动了一下……

“弟,你的东西……鸡巴……好大……我好怕……姐是处女……你一定要轻点弄……”

我点点头,爬到了姐姐的身上,姐姐象也很紧张,脸涨的红红的。

她摸我的鸡巴的时候,它已经硬了起来,姐姐看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的鸡巴那时候可能有9厘米左右,也不算小了,不过就是有点细,我颤抖著用鸡巴往姐姐的阴唇里面推,因为性交真的是人的本能。姐姐努力的把自己的腿往两边分开,还把自己的睡裙拉了上去,我乘机把睡裙拉上一点,使她露出了胸部。

我压在她的身上,一手伸到下面,捏起我的鸡巴凑在她的阴部很使劲的摩擦著。

啊!我真的形容不出那种感觉∼∼我觉得我快要融化了,我的鸡巴碰到姐姐的那些嫩肉那滋味真的太美妙了。滑滑的酸酸的,好想让它包围我。在这样的接触下,姐姐的阴道口开始有点张开∼∼,姐姐放开了手,要我自己来弄,她好象已经有点脱力了,软绵绵的躺着不动。我自己拿着鸡巴往里面推,由于我们的性器都已经分泌出了好多的淫水,当我的鸡巴在阴唇上凑的时候,阅读更多小说都是很滑的∼∼∼∼∼好象都已经过去了20来分钟,可是我们还是没找到可以让我们身体交接的地方,我好急,更用力了一些。我把鸡巴对到下面一点的地方,不知道怎么搞的,好象我的鸡巴对到了一个肉洞滑了一点进去,再看姐姐,她的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了,我就知道我的鸡巴好难受,现在有了一个突破口,马上用力的想进入……我用力把鸡巴往里面一插,好象是突破了一个瓶项,我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肉洞,好紧好紧,也好温暖∼∼∼∼∼龟头部传来一阵被包围的温热和快感,心脏急速跳动,提供攻坚部门更多的血液支援,我感受阴茎一点一滴地插入女性阴道时所传来的体温和强烈的包缚感,“啊┅┅喔┅┅”

我忍不住地呻吟出来,因为这样的刺激实在是太痛快了。很快龟头抵到了姊姊的处女膜(当时我还不知道有这回事),这让我一时间兴奋莫名,全身强力颤抖了起来,“呀啊啊啊啊!!”用力吼了一声,用尽吃奶的力气,全力一顶,刺穿了姊姊的处女膜。

姐不知道怎么了,“啊!”突然叫了一声,使劲的用手压住了我的屁股不要我动,全身在颤抖著,脸都白了。但我老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使尽力气地顶、用力的摇,我急速地、用劲全力地猛力抽插,抽插自己亲姊姊的阴道,拼命地抽插,全力搜刮奸淫时男性所应得的快感。拼命地奸淫自己的亲姊姊,而在我使劲地努力下东摇西晃的床上,美丽的裸体女子则用力地紧抓着床单,双眼紧闭,皓齿紧交,完全承受着弟弟的快乐所带来的极端痛苦。

抽插阴道所带来的快感一下子传到我的大脑,我双眼茫然地看着美丽姊姊在我的侵入下所呈现的昏阙状态,更加用力、快速地摆动腰部,我下下将9厘米的铁硬鸡巴全根拔出,然后再又全根插入,肏至尽根我整个人压上姊姊的身,双手深入姊姊的背,在反抓住姊姊的双肩,整个地将姊姊牢牢抓住、固定住,再拼命地抽插奸淫,不顾一切地狂奸著姊姊的阴道。

姊姊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一样扣住我的背,双腿交缠缠住我的腰,再也顾不得初经人事的剧痛,完全迷失在下体交缠厮磨的快感中!

初次性交的刺激甚为强烈!再加上乱伦的罪恶感更令人成为性爱的野兽,下体强烈的刺激,终于将我俩带入了高潮,在我不断努力抽插的哼哈声中,姊姊陷入了痉挛般的高潮中,一阵阴精喷向我的阴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最强最猛最急速的穿刺之后,我的鸡巴好象要有什么东西出了我的身体(精液),射入了姊姊的阴道中,完全完全地、一滴不剩地全部射项姊姊阴道的深处。

但我发泄完毕,回过神来。发现姐姐好象还是没有转过气来,一张脸白的吓人,紧紧的用手压着我,我看着姐姐那难受的样子,急的就要哭了,嘴里不断的叫着: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我好怕啊,你不要有事啊,姐姐,姐姐……过了一会,姐姐脸色渐渐的红了回来,噫了一声。慢慢松开了压着我的手,姐姐咬著牙齿说:弟弟,刚才姐姐疼死了,哎哟,谁知道第一次会真的这样疼的啦。

我忙从姐姐的身上下了来,一眼瞄到姐姐的下身,吓的跳了起来:姐姐,血,好多血……我看见姐姐下体下面的篾席上有一片红红的血迹,姐姐白白的阴户口也有很多血,我真的是好怕。姐姐自己也看了看,好象很累的样子:弟弟,我听她们说女人第一次都会这样的……不过我没想到这样疼,姐姐没事的,你别怕,你去拿点纸来我们把这些血擦了吧。我赶忙找了一些手纸来,我们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擦干净了那些血迹,我松了口气,知道姐姐没事了,心里很纳闷,为什么会出血呢?出血还没事,天,我们会怎么样呢?姐姐说我们睡吧,于是我们又穿起裤子,并排躺着,姐姐不知道怎么了,用手一直摸着我的老巴,好久好久,我睡着了……

姐姐告诉我说我们做的这种事一定要保守秘密,对谁也不能说出来,她和我的关系更好了,我们有时间就在房间里玩,也不怎么出去了,爸爸妈妈到是很觉得我们姐弟合的来,真的是好乖,不过他们不知道我们在房间里常常是脱光了衣服你摸我我摸你的。

不过因为那一次吓人的经历,我们还是不怎么敢尝试将鸡巴插进她的逼里,有的时候很想,可是姐姐说她怕还痛,也就算了。

这样我们又过了十几天,有天中午吃过午饭,姐姐就约我回我们的房间打扑克,打五张牌,那时候天气热,我们穿的衣服都很少。姐姐就穿着一条长裙子,我就是一个大裤衩。我们坐在床上打了几幅牌,我和姐姐有输有赢,姐姐说:弟弟,这样玩没什么意思,要不我们赌点什么好么?谁输了就要给别人做一件事。

我和我姐姐有性关系5、6年,直到姐姐谈了男朋友。

这天晚上不是很热,大概才8点多,姐姐和我都还不想睡着,姐姐转过身来对我说:弟弟,今天的夏日情未了那部片子最后关之琳怎么会郭富城家睡了的阿?

我那时候才突然想起播那段情节的时候姐姐刚刚去洗澡。我就告诉她:是这样啦,郭富城关之琳隔着汗衫揉弄奶子,摸了一会儿,关之琳觉得酥酥痒痒的,混身无力,又相当舒畅,不觉发出了低声的呻吟。郭富城的动作就这样我的手同时缓缓地放到她右边的乳房上,接触的一刹那,我的手颤抖,姊姊的身体,却抖的更大。我们,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神。我下定决心似地睁开双眼,并开始搓揉姊姊的右乳,姊姊则抖了一下,随即动也不动地闭上双眼,似乎是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一切。姐姐没有推开我的手,也就是她默许了。

我心中狂喜,大手盖在姐姐的乳球上,隔着睡衣轻轻揉弄起来。姐姐的高耸的奶子又柔软、又有弹性。我继续说:然后呢,郭富城再把手伸到关之琳的裙子里,就这样摸…………我伸手摸往姊姊的臀部,温热同样地令姊姊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可是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在忍着。于是,越加确定今天将与处男说再见后,我深入了姊姊美丽双腿间的私人花园。我的手一下子就碰到了姐姐的阴部,虽然我有点紧张,可是我也不怕了,干脆就放心的摸起了姐姐的阴唇。

我的手这次因为经过姐姐的同意,摸起来顺手的很,我这次把一个手指斜斜的扣进了她的阴唇,“啊!”这次姊姊终于没忍住,娇喘一声,身体弓起,双手抓住我握住她私处的左手,双腿夹紧!扣了一会,姐姐的下面不知道怎么了就湿润了起来,滑涂涂的。摸起来舒服极了!

其实夏日情未了的剧情到此就结束了。但我却不想停下来,只有编情节才能继续下去了,要怎么编呢?我想起了几天前A片得镜头。这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袋,我要象A片的男主角一样要将鸡巴插进去,肏姐姐的屄!于是我把A片的剧情编入夏日情未了里,说:然后呢,郭富城就脱下裤子,分开了关之琳双腿,把他的鸡巴,插进关之琳的小屄里,来回进出抽送。于是我把她的脚分开分别擡到我腿上。我的阴茎就自然的碰到了她的阴户,她的身体也震动了一下……

“弟,你的东西……鸡巴……好大……我好怕……姐是处女……你一定要轻点弄……”

我点点头,爬到了姐姐的身上,姐姐象也很紧张,脸涨的红红的。

她摸我的鸡巴的时候,它已经硬了起来,姐姐看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的鸡巴那时候可能有9厘米左右,也不算小了,不过就是有点细,我颤抖著用鸡巴往姐姐的阴唇里面推,因为性交真的是人的本能。姐姐努力的把自己的腿往两边分开,还把自己的睡裙拉了上去,我乘机把睡裙拉上一点,使她露出了胸部。

我压在她的身上,一手伸到下面,捏起我的鸡巴凑在她的阴部很使劲的摩擦著。

啊!我真的形容不出那种感觉∼∼我觉得我快要融化了,我的鸡巴碰到姐姐的那些嫩肉那滋味真的太美妙了。滑滑的酸酸的,好想让它包围我。在这样的接触下,姐姐的阴道口开始有点张开∼∼,姐姐放开了手,要我自己来弄,她好象已经有点脱力了,软绵绵的躺着不动。我自己拿着鸡巴往里面推,由于我们的性器都已经分泌出了好多的淫水,当我的鸡巴在阴唇上凑的时候,阅读更多小说都是很滑的∼∼∼∼∼好象都已经过去了20来分钟,可是我们还是没找到可以让我们身体交接的地方,我好急,更用力了一些。我把鸡巴对到下面一点的地方,不知道怎么搞的,好象我的鸡巴对到了一个肉洞滑了一点进去,再看姐姐,她的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了,我就知道我的鸡巴好难受,现在有了一个突破口,马上用力的想进入……我用力把鸡巴往里面一插,好象是突破了一个瓶项,我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肉洞,好紧好紧,也好温暖∼∼∼∼∼龟头部传来一阵被包围的温热和快感,心脏急速跳动,提供攻坚部门更多的血液支援,我感受阴茎一点一滴地插入女性阴道时所传来的体温和强烈的包缚感,“啊┅┅喔┅┅”

我忍不住地呻吟出来,因为这样的刺激实在是太痛快了。很快龟头抵到了姊姊的处女膜(当时我还不知道有这回事),这让我一时间兴奋莫名,全身强力颤抖了起来,“呀啊啊啊啊!!”用力吼了一声,用尽吃奶的力气,全力一顶,刺穿了姊姊的处女膜。

姐不知道怎么了,“啊!”突然叫了一声,使劲的用手压住了我的屁股不要我动,全身在颤抖著,脸都白了。但我老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使尽力气地顶、用力的摇,我急速地、用劲全力地猛力抽插,抽插自己亲姊姊的阴道,拼命地抽插,全力搜刮奸淫时男性所应得的快感。拼命地奸淫自己的亲姊姊,而在我使劲地努力下东摇西晃的床上,美丽的裸体女子则用力地紧抓着床单,双眼紧闭,皓齿紧交,完全承受着弟弟的快乐所带来的极端痛苦。

抽插阴道所带来的快感一下子传到我的大脑,我双眼茫然地看着美丽姊姊在我的侵入下所呈现的昏阙状态,更加用力、快速地摆动腰部,我下下将9厘米的铁硬鸡巴全根拔出,然后再又全根插入,肏至尽根我整个人压上姊姊的身,双手深入姊姊的背,在反抓住姊姊的双肩,整个地将姊姊牢牢抓住、固定住,再拼命地抽插奸淫,不顾一切地狂奸著姊姊的阴道。

姊姊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一样扣住我的背,双腿交缠缠住我的腰,再也顾不得初经人事的剧痛,完全迷失在下体交缠厮磨的快感中!

初次性交的刺激甚为强烈!再加上乱伦的罪恶感更令人成为性爱的野兽,下体强烈的刺激,终于将我俩带入了高潮,在我不断努力抽插的哼哈声中,姊姊陷入了痉挛般的高潮中,一阵阴精喷向我的阴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最强最猛最急速的穿刺之后,我的鸡巴好象要有什么东西出了我的身体(精液),射入了姊姊的阴道中,完全完全地、一滴不剩地全部射项姊姊阴道的深处。

但我发泄完毕,回过神来。发现姐姐好象还是没有转过气来,一张脸白的吓人,紧紧的用手压着我,我看着姐姐那难受的样子,急的就要哭了,嘴里不断的叫着: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我好怕啊,你不要有事啊,姐姐,姐姐……过了一会,姐姐脸色渐渐的红了回来,噫了一声。慢慢松开了压着我的手,姐姐咬著牙齿说:弟弟,刚才姐姐疼死了,哎哟,谁知道第一次会真的这样疼的啦。

我忙从姐姐的身上下了来,一眼瞄到姐姐的下身,吓的跳了起来:姐姐,血,好多血……我看见姐姐下体下面的篾席上有一片红红的血迹,姐姐白白的阴户口也有很多血,我真的是好怕。姐姐自己也看了看,好象很累的样子:弟弟,我听她们说女人第一次都会这样的……不过我没想到这样疼,姐姐没事的,你别怕,你去拿点纸来我们把这些血擦了吧。我赶忙找了一些手纸来,我们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擦干净了那些血迹,我松了口气,知道姐姐没事了,心里很纳闷,为什么会出血呢?出血还没事,天,我们会怎么样呢?姐姐说我们睡吧,于是我们又穿起裤子,并排躺着,姐姐不知道怎么了,用手一直摸着我的老巴,好久好久,我睡着了……

姐姐告诉我说我们做的这种事一定要保守秘密,对谁也不能说出来,她和我的关系更好了,我们有时间就在房间里玩,也不怎么出去了,爸爸妈妈到是很觉得我们姐弟合的来,真的是好乖,不过他们不知道我们在房间里常常是脱光了衣服你摸我我摸你的。

不过因为那一次吓人的经历,我们还是不怎么敢尝试将鸡巴插进她的逼里,有的时候很想,可是姐姐说她怕还痛,也就算了。

这样我们又过了十几天,有天中午吃过午饭,姐姐就约我回我们的房间打扑克,打五张牌,那时候天气热,我们穿的衣服都很少。姐姐就穿着一条长裙子,我就是一个大裤衩。我们坐在床上打了几幅牌,我和姐姐有输有赢,姐姐说:弟弟,这样玩没什么意思,要不我们赌点什么好么?谁输了就要给别人做一件事。